太阳所有城娱乐网站-太阳集团成登录网址

当前位置: 最新动态 > 行业热点

对话|华为企业BG全球政府业务部总裁岳坤:未来的城市将实现数字“孪生”

作者:科创板日报 发布日期:2021/10/18 9:45:04 访问次数:598

《科创板日报》(上海,记者 黄心怡)日前,2021全球智慧城市博览会在上海召开,期间,华为企业BG全球政府业务部总裁岳坤接受了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的采访,针对城市数字化转型和智慧城市的现状及发展进行了深入解读。

对话|华为企业BG全球政府业务部总裁岳坤:未来的城市将实现数字“孪生”

岳坤表示,城市数字化转型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新阶段,未来的城市将实现数字孪生,会有一个物理世界和一个数字世界

他还指出,智慧城市以数据为核心驱动,但数据一定要服务于业务、服务于场景,不明确需求和场景的数据,自然也就无法产生价值。如果数据流和业务流的双向反馈不打通,那么就经常会出现“参观项目”的现象。智慧城市的核心是以人为本,要让市民、企业、城市的管理者等,真正地用起来,才能发挥价值。

以下为访谈内容:

《科创板日报》:智慧城市建设早期建设过程会存在“中看不中用”的问题,因此好多项目被戏称为“参观项目”,您认为如何真正发挥智慧城市的价值?

岳坤:智慧城市要服务于我们的市民、企业、公务员以及城市的管理者和决策人。如果作为一位市民、一个企业、一个城市决策者,都感受不到智慧城市所带来的差异,那就毫无意义。

如何让他们感觉到差异呢?最核心是要能“用起来”。我将其总结为“四用”:这个系统刚刚建好的时候“能用”;之后变成大家“会用”;然后觉得系统还不错,“好用”;最后是“爱用”。当大家都真正用起来的时候,智慧城市就能发挥价值。

所以,智慧城市的建设一定是“以人为本”,这个“人”包括四类人,市民、企业、公务员、城市管理者。他们用得怎么样,能不能真正用起来,这才是关键。

《科创板日报》:在“用起来”方面,国内大多数的智慧城市来说是处于哪个阶段?

岳坤:过去主要实现的是单领域应用,比如最早的十二金工程,包括金财、金盾、金审、金税等,都属于垂直领域的单点应用。而这几年,我们发现要尽可能实现跨领域的应用。

举个例子,小孩出生后,要办出生证、上户口、办社保……这一整套流程,涉及不同部门、不同领域。

所以,现在提出“一网通办”,要高效办成一件事情。 而“一网通管”,则是高效处置一件事情。两者都是跨领域的。

其本质是通过数字化让城市管理变得更高效。第一,有没有“省人”? 5个人、3个人办的事能不能变成2个人、1个人?第二,有没有省时?以前需要几天办理的事情能不能变成几个小时,甚至是几分钟办好了。

《科创板日报》:您认为,城市数字化转型与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区别在哪?

岳坤:城市数字化转型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新阶段。未来的城市都是数字孪生的,会有一个物理世界,和一个数字世界。

以后很多人的生活都离不开数字世界,在数字世界工作、消费,在数字世界寻找精神追求,甚至可能所有的东西都变成在数字世界里了。

《科创板日报》:请谈谈,国内城市数字化转型的发展现状如何?

岳坤:目前,应该还是处于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。数字化转型的过程可以分为三部分,包括善政、兴业和惠民

在善政和惠民方面,政务服务“一网通办”、“一网统管”正逐步做起来。

据了解,华为已经为260多个城市提供了一网通办的业务。在“一网统管”方面,现在全国大概有几十个城市在做。

按照“十四五”规划,到2025年末,全国近2900个区县将会推进一网统管。随着“一网通办”建设的成熟,“一网统管”必将成为政府数字化转型下一个阶段的建设主场景

在兴业方面,数字经济本身会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。但数字经济能否发展起来,和当地的生态、环境、人文等都有关系。而且,数字经济存在聚集效应,和跟传统经济不一样,因此我倒不认为每个城市都会做,未来可能会在一部分城市发展起来

《科创板日报》:数据是智慧城市的关键要素,目前在发挥数据价值方面,还存在哪些挑战?

岳坤:数据确实是一个关键的生产要素,但是以数据为核心驱动的智慧城市,包括城市大脑现在一些关键事件后受到挑战,这里面是有几个核心问题:

1、数据一定是服务于业务,服务于场景的,讲不清楚需求和场景的数据,自然也就无法产生价值

2、基于数据的分析和发现,再反作用于业务的改进。这个过程的反馈是很长的,也不是直接的。如果数据流和业务流的双向反馈不打通,那么就经常会出现“参观项目”这样一个现象。

3、考虑到政府的特点,在没有明确数据需求的场景下,要全量的数据汇聚,既会给数据管理部门带来极大的内部压力,也会产生过于高昂的投资。

所以,华为的城市智能体在数据领域更加推崇的是数据的有效连接,而不是数据的盲目汇聚。同时,除了数据流之外,我们更核心的是聚焦于业务流程的优化,业务中台的构建。

《科创板日报》:各个城市建设智慧城市时,需要着重考虑哪些方面?

岳坤:首先,城市要有自己的顶层规划,在顶层规划的基础上建设统一的数据中心和云底座。

这就像城市要建一个电网,如果电压哪里走380V、哪里走220V、哪里走超高压,没有提前规划好,以后再统一太难了。

智慧城市也要通过顶层规划,把云基础设施规划好、定义清楚。这样后续上面的应用才能互联互通。

所以,华为提出的城市智能体,包括四层架构。最底层的是智能交互,包括传感器等设备,是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边界。第二层是智能联接,实现智能交互设备之间的互联等;第三层是智能中枢,这一层是让云基础设施也能联通起来。第四层则是智能应用。

《科创板日报》:目前智慧城市的发展过程中,也会遇到一些质疑的声音,比如“遇到意外的情况,用不起来”,“关键时刻还是要依靠人”等等,您如何看待这些观点?

岳坤:智慧城市一定是在“缓”的时候能把缓事办好,在“急”的时候要把急事办好。“急”的应用跟“缓”的应用是不一样的。

我们平时坐公交出行时,看地铁准不准,显示的路况是否很清晰,外滩有多少人,能否有效管控……这些都是城市日常运行时的状态。

但也会遇到比较“急”的情况。比如,之前某个城市刮了一阵台风,导致道路封堵了。这时12345突然接到电话,有几百人要转运,怎么办?

按照传统的做法,可能需要层层上报,花几个小时才能完成各种调度。但那次,这个城市只用1小时50分钟就完成了。

为什么能那么快?因为后台在紧急情况出现时会有预案,提前都做好授权。

所以,有突发情况时,调动权限不用很高。只要值班长在后台一点击,公安、交通、社区等等全部都能动起来,这就是数字化所带来的改变。

在应急时,不可能先通过大数据算一算,然后再预测一下情况。这时,一定要通过数字化实现流程的预置。当突发情况发生时,其实流程上早已跑通,有相关的预案在了。

像我们上个月发布的城市智能体,已经有2000多个预案准备好了。这样的话,就可以紧急事件发生的时候,真正做到数据跑路,而人不跑路。

《科创板日报》:您认为数字化转型在落地方面还有哪些挑战?

岳坤:最大的挑战是在于思想的转变。因为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转型,是变革,一定会打破一些过去的条条框框,这样就会遇到阻力。

所以,最核心的挑战在于,用哪种新的方式、新的组织形态等去适应新技术的发展。随着数字化生产力的发展,生产关系也要与之适应。